从国外情况看,教育机器人已经历相当时期发展,有较清晰的内容研发途径。1994年,麻省理工学院设立“设计和建造LEGO机器人”课程,将高校内实验与机器人教育相结合。1998年,英国政府资助国家学习网(NationalGridforLearning)建设,为全国中小学教师提供信息化的教育资源和教学指导。近年来不少国外顶尖院校、大型科技公司纷纷尝试设立各类教育机器人实验室,对该产业进行研究与探索。反观国内,近几年在政策驱动及各路资金涌入的背景下,教育机器人领域已有相当发展。
 
据统计,2017年国家和各省市发布的涉及人工智能的政策共计35条,比16年多出18条。其中,仅国家层面的政策就有10条,7月份国务院更是专门印发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提出 “实施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从国家层面对人工智能产业进行了顶层设计,将人工智能提升到国家战略高度。政策的出台,为人工智能企业获得政府支持和产业健康发展奠定了基础,因为有政策的推动,人工智能在媒体层面也随之火爆,间接对全社会进行了市场教育,人工智能企业进行市场拓展也因此更顺畅。
 
目前,教育机器人市场处于缺乏原创,缺乏大牌的蓝海。当下,市面上的智能机器人鱼龙混杂,虽然价格、外形丰富多样,但内容却是千篇一律。这些产品的智能功能相当有限,体验糟糕,机器人中的应用主要自第三方应用市场,没有任何教育特色。不能忽视的是,这些第三方应用在平板电脑和手机上同样可以安装运用,在内容套用的同质化下,不免让家长们觉得这些儿童智能机器人是加了底座的平板电脑。
 
少数销量较为乐观的产品,人机交互水平也仍然很低,普遍体验极差,迄今为止没有做出高质量的市场营销和品牌推广活动,导致这些产品也同样销量惨淡。目前,国内尚未出现畅销的爆款教育机器人产品,更谈不上领导性品牌。
 
教育机器人产业的发展,技术持续进步是基础,但也要警惕陷入“见物不见人”的误区———产业应当将教育理念的把控、教育内容的研发始终作为发展重点,因为机器人终究只是教育的硬件载体,教育的核心还是软体的标准。为此,国镓智能科技已与东方蒙特梭利等教育培训机构一起着手规范教育机器人的学习内容,脱离同质化。
 
教育机器人的巨大价值,在于其所采用的对话式语音交互。在计算机史上,人类经历了“基于键盘的文字界面——基于鼠标的图形界面——基于手指的直接触控的触屏界面”这样的进化过程,其本质是人机交互形式的不断简化。而基于自然语言的对话式语音交互,是人类几千年最直觉的基本交互形式,比当前智能手机时代的触屏界面交互更进一步,更加直觉和自然。
 
对话式语音交互是人机交互的未来,或至少是未来人机交互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科技界已经成为共识。
 
近年来,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家庭对教师质量要求越来越高,孩子课外补习需求愈发旺盛,师资分配不均已成为我国教育中一大难题。
 
当下网络教育多以录播课、直播课、1对1教学为主,录播课和直播课容易让老师和学生缺乏互动性,寓教于乐困难,这让学生没有想深入学习的愿望。同时,学生有不懂得问题,向老师求助,这个本来在传统课堂简单且有效的途径,在网络教育将变得非常崎岖。
 
人工智能对教育工作的替代和辅助,将教师和学生从低效重复的工作中解放出来,进而提升教学与学习效率,可以很好的解决传统教育中以教师为核心的成本高、效率低、不公平的问题。
 
我国每年约有2000万名婴儿出生,随着近年二胎的开放以及儿童消费升级的不断深入,中国儿童市场容量逐渐被打开,国家政策、家长重视等因素的利好优势使得儿童教育领域的消费呈现爆发式增长,教育机器人市场可达到千亿级的规模。